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到底是谁的情妇
老师到底是谁的情妇

老师到底是谁的情妇

小玉每天早上准七时一定会离家,到学校大概要花四十五分钟左右,而由车站行到学校要十分钟,之后再要转一程巴士约要半小时,住得太远有时花在交通上的时间可真不少。

  当她急步走了一段路后,远远看见两个穿着职业学校校服的学生站在街上,走近一看,竟然是永雄跟保罗二人。那二个不良少年望着她怀着挑战的笑容。

  她每天都跟高飞在一起,心想也许高飞因此而与他们疏远以至使他们不高兴,一阵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很想立刻转回家去向高飞求救,但他们一样都是不良少年,这种想法以她身为一个教育者来说是不能容许的。

  「早晨,老师。」保罗将香烟抛得远远的,高声向她请安。

  「早安┅┅今天很早呢。」

  「你也不是一样吗?昨晚跟高飞睡了吧,究竟干了几次啊?」「不要说这些无聊的话。」这时候在路上人来人往,她害怕给别人听到。

  「你的情人怎样了?为何不一起上学?还未走床吗?」永雄四处张望着。

  「甚麽事?」

  「不用撒谎了,我们知道你晚上是跟高飞一起的。」永雄那魁梧的体格向小玉走近。

  「那家伙看来真的干得很好呢,每晚给那家伙弄过后,现在变得更加漂亮动人了。」「你们够了没有?我跟高飞┅┅才不是那种关系。」小玉理亏的说道,那两个不良份子看着她的样子,低声干笑起来。

  「是吗,那你们是通宵温习功课了。」

  「音乐教师现在连保健体育也教吗?那我也要求老师你替我补习了,我会开心学习的。」小玉低着头不敢正眼望他们:而那些不良份子则对着面前的美食垂涎不已。他们望着小玉那玲珑浮突的身似,两腿之间不期然地隆起一团。

  连小玉自己也清楚,今次是逃离不掉被蹂踏的命运了。

  「是啊,老师与你那不道德的情人事件,现在学校任何人都知道了。」「每日都一身吻痕的回到学校,你对我们真残忍啊。」小玉心想他们不是有尹爱吗?为何还要在这儿留难她呢?但是昨夜才刚与高飞一轮激战,实在没有容许她驳咀的馀地。

  「啊,快要迟到了,走吧。」

  「喔┅┅」

  「因为老师很漂亮,我们怕你会在车上遇到色狼,所以我们做你的保护者。

  」不理会小玉的反应,两人一左一右挟持着小玉上路。男孩子的体力比女人强,尤其是在身体魁梧的永雄前面,她就像一个婴儿似的。

  「停手啊,我自己会行啊。」在这些巨大的力量前面,小玉还要挣扎。

  「不用发那样的脾气,我们是高飞的好朋友,以你与他的关系,我们也是好朋友嘛。」保罗带着胁迫的口吻与她一同上路。

  「嘻嘻,以后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来接你的了。」三人分别站在她两边,一个抚弄她的头发一个则抚摸她的胸部和臀部,两人热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上。她感觉到那两人已勃起的内棒正磨擦着她的身体。

  「拜托你们,不要在这儿乱来好吗?」

  「怎样?给人看到不是更好吗?」

  「呀,呀┅┅」对于小玉来讲,两人的抚摸并没有使她感到不快,她害怕的只是别人的目光,只是五分钟的路程,给她的感觉好像几十分钟一样。在步行的时候,保罗将它的头发弄散了。

  为何男人们都那麽执着于她的头发呢,那是她十分不能理解的,被他们拉去缚着头发的带子时,她也感到有一份被虐的感觉。头发在背后摆动着,而那些男孩子在她后面的浓重气息,就好像一阵甜美的气息围绕着她。

  「再来便是将胸前的衣钮解开几颗吧,就像那晚一样。」永雄提起那晚在尹爱家的情景,那时的印象仍很强烈的印在她脑海之中。

  「不行,那种事我做不到。」

  「高飞就可以吗?连在学校也将他的液体喝下去,后面也给他弄,那样就可以吗?」小玉吓了一跳,为何晚上的事他们会那麽清楚。

  「老师,也该给我们少许甜头啊。」永雄拥着她那婆娑的头发玩弄着,在路上上班的人们见到这麽漂亮的女人跟两个面貌凶恶的少年人一起,人人都睁着那睡眠不足似的眼睛望着他们。

  「明、明白了。」小玉自己理亏,唯有将胸前两颗扣子解开。站在她面前的男孩,很清楚地看到胸前两团雪白的肌肉。

  「是了,这不是很好吗;老师你真衬这种打扮啊。」她那种打扮走在路上,感到行人的视线像箭一样射在她的身上。

  但另一方面,心中却是兴奋不已。保罗及水雄在她的下半身上抚摸着,并且向她诉说如何恨高飞不将地分给他们享用。

  他们在尹爱的家中看到小玉那性感的打扮,一直以来对她都十分想念,地想每晚也能够与地做爱,但现在因为高飞而需要忍耐,始终是有限度的,现在忍受不了便只能攻击。

  「喏,不如也跟我们交往一下吧,我们的技巧是不会干给高飞的。」「不行的。」「你那麽喜欢那个衰人吗?」小玉无话可说,垂着眼帘那付楚楚可怜的样子,保罗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究竟喜欢高飞甚麽东西,连小玉自己也不十分清楚,若要强说出来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离开高飞吧。

  「你不知道,所以才忍受高飞的吧。」

  「保罗,你想说甚麽?」

  「那是证据啊,永雄,做个乖孩子,给她看看那东西吧。」保罗他们将那晚的照片拿出来,在手上摇着。

  「证据┅┅?究竟是甚麽一回事,告诉我。」

  「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他的本性而已,我们是好孩子吧。」跟着他们便一起上到一班很挤逼的巴士。

  「若果你顺从我们的话便给你看。」而他们口中的所谓顺从,小玉心中已有所觉悟。

  永雄那巨大的身体就站在她的前面,后面则是保罗紧紧的贴着她。

  「哇,真香呢老师。」

  「是啊,真棒。」两个男孩在她耳边细声地说。只是那样他们已是很兴奋了,小玉这样的美女与他们在一起,又能够接触到她的身体,而那种媚药似的体香,以及秀发上传来的洗头水味道,使那两个不良份子起了淫欲之心。

  「请你们停手吧┅┅不要摸那儿,再来我要了,偌┅┅快些停手吧。」裙子的前面及后面,两人的手部伸了进去,越过内裤直接摸在那神秘的地方上,小玉激动得连身体也震了起来。因为她听高飞的说话并没有穿着丝袜,裙子下面就只有内裤而已。

  「不愧是高飞的情妇,下面只有一条内裤而已。」「哎┅┅不要。」「这屁眼好像在等着我呢,真受不了。」他们的手在那充满弹性的屁股上用力的搓揉着,而保罗的脸孔更红得像喝醉酒一样。

  永雄用力的嗅着她的发香,手指则越过内裤在那小山丘之中玩弄着,涎沫像要从他的口角流下来似的。

  (哇,这麽棒的身体,高飞每晚都能够享用,做着他喜欢的事情,又用绳缚,又让她用口服务,畜牲,连前的孔道也给他干过了。)男孩们心中所想的,同样都是这件事。

  「哈哈,老师,高声叫嘛,叫人帮忙嘛。」

  「很难了,看她已湿成这样,她敢叫吗?」

  「呜┅┅」小玉不敢发出声来,低着头不理保罗,但她那种反应,使那些不良少年更加将理性忘记了。两人身高六以上,形成两道围墙将小玉夹在面,任何人也看不到他两人在做甚麽。他们将她的外衣拉起。

  「┅┅不,不要。」

  「嘻嘻,不让我们做吗?」保罗后面伸进她的衣内,握着她的乳房。

  「哎┅┅」

  「哇,受不了,这麽棒的胸部。」他勃起的下体压向她的身体,双手不停在它的乳房上搓弄着。

  「小玉老师,有感觉吗?」

  「请你们┅┅停手啊。」小玉全身冒着冷汗。周围的乘客虽不知他们发生甚麽事,但望着那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也知不会是甚麽好事了,但出面干涉的却没有人。

  前面来的是永雄的手,已越过内裤在那小溪中玩耍了。突然,小玉感到全身一阵电击一样,原来那手指已进入桃源之中了。

  ⌒怎算呢?为何会有感觉的呢?他们又不是高飞,这些卑劣的男孩┅┅究竟有谁来帮我呢。车内全都是赶着上班的人,小玉破人非礼竟然无人看到。

  「真厉害,竟然有汁流出来。」他吃吃她笑到使小玉感到无地自容。

  「扯谎。」小玉门着身体想避开他的手指。

  「我不是开玩笑呢,你看。」埋在面的中指竟然抽动起来,那种动作她不能忘记。

  「连行驶中也听到声音呢。」

  「呜┅┅停止啊!」

  从那孔道中传来的快感,而且爱液弄出来的声音她也能隐约听到。激烈的羞耻心,使她面孔变得更红。内裤给脱了下来她也不知。

  保罗的手指从后面抚摸着肛门,昨晚,她才给高飞弄得死去活来,一经触摸到,毛管立刻竖了起来。

  「不要!」想也没想便冲口叫了出来。周围的乘客立刻向她望来。永雄立刻斜着眼睛睨着那乘客,而手指则继续在肛门口抚弄着。

  「无事啊,这家伙是我们的人,跟我们在吵架而已。」他们两人,一个身裁高大得知巨人一样,另一人则鼠头蛇眼,周围的人见他这样说立刻将视线移开,虽然他们明白这女人一定是被欺负了,但人人都不敢作声。

  「小玉,不用担心会有人骚扰的。」保罗一手搓弄着她的乳房,一手则在它的肛门埋了进去。头则埋在它的头发嗅着她的发香。

  永雄突然将咀唇凑向她强行索吻,而二人裤子的前面已将拉炼拉了下来。两枝黑色的内柱向着她,前端还流着透明的液体。一枝在她大腿内侧,一枝则在它的腰部磨擦着。两人沉醉在那种快乐之中。

  「你的肛门真敏感呢,看,已张开口了。」

  「呀┅┅不行┅┅那儿不行。」小玉将头仰后向保罗抗议,他的手指塞进去后,有少许痛的快感使她感到疯狂。她将腰部向前移动来逃避他。但是,等待着她的却是永雄的手指。

  无论怎样逃也避不了,真想哭出来,而永雄的咀唇却却却在这时堵住了她的咀巴。

  渐渐,她已忘记了那种屈辱的感觉,小玉开始对那深吻不加以抗拒,并且舌头与舌头已在咀巴内纠缠在一起,不理四周的人的目光,又跟后面的保罗吻起来,四周的乘客只有望着他们发呆。

  前后两个孔道都传来阵阵快感,小玉连反抗的意思也消失了,她紧紧的被那些男孩子拥抱着,腰部及大腿那儿有一些灼热的粘液沾到了,而小玉也忘我地激烈的配合着他们。

  那天一小时的讲课对小玉来说感到十分漫长,红云的气力及体力,已到了极限,跟着的一班只讲了五分钟的课,便叫学生作一些自由作曲的练习,以便身体得到休息。

  昨晚首次将肛门那处小地方给了高飞,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连续三十分钟又被永雄等人侵犯,她也奥恼在这样的情形底下,校际音乐节要怎样筹备才好。时间还只有一个月而已,今年因为小玉的就职,全校人仕均对她予以很高的期望。

  一方面,她沉溺在高飞与她之间那混乱的情爱之中,每日放学后还要留下来指导那些合唱团的学生,这种双重性格的生活,她也担心有一天也许会露出破绽而被别人知道。

  至少对她来说,今天已是一个极限了,跟着约三、四小时内她拉没有课,这样才救了她,否则她肯定自己一定不能支持下去。

  不久,高飞来到找她,一天之始的工作又要开始了,耳边传来钢琴、喇叭等乐器的声音,学生们并没有偷懒,努力地在作他们的乐曲。

  突然,准备室的门打开来,小玉连忙坐起来看是谁人。

  「哎唷,打扰了你休息了。」原来是好像,他也是班上的学生,她记得很清楚。

  「有没有听到这些美丽的曲子啊老师。」

  「┅┅对不起。」她看看手表,已睡了一段时间了,还有十分钟便下课,好像进来刚好使她不至于迟了下课。

  「立刻到课室去吧。」

  「我将杰作交给你看吧。」他拿着一些纸走到小玉面前。

  「怎样?不错吧,因为只得少许时间,但看起来也使人兴奋吧。」好像架着厚厚的眼镜,露着那口不洁的牙齿,还有那头凌乱的头发。纸上面,是在巴士内二个学生打扮的少年在做一些非礼的事情,那不是今早红云的情形吗?终于,这孩子露出了他的本性了。

  「究竟甚麽意思?」小玉除了惊吓之外,面孔也通红了。

  「偶然在车上看到的,见到老师那个样子┅┅这是一幅很重要的原画啊!」小玉将那些漫画弄掉,但是他手上仍有一些影印本。

  「我看你当时也很陶醉嘛!」

  「哎咬┅┅真残酷啊!」红云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

  手上的画稿,还有数帧,一帧是高飞坐在教坛上,小玉替他口交的情形,第二幅是高飞替她浣肠,她急步走出教室到厕所的情景,而第三幅则是她在高飞前面大便的样子。

  虽然画工很差,但是作者的热情可以在作品之中感觉得到。小玉震惊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为何这孩子会知道那麽多呢?为何对她的私生活会那麽了如指掌的呢?

  虽然有部份是歪曲事实;但是在这种状态下以漫画形式画出来,连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一个变态性欲者。

  「怎样?是不是精彩作品呢?若以音乐来说,是色情狂想曲吧。」好像夸张的表情说。

  「但是┅┅不是┅┅太过份了吗?」她只能这样说。

  「可以将这些在校内贩卖呢,本校的女神,小玉老师的淫乱生活,以全体学生一直对你的崇拜,一定可以卖个满堂红。」「不要!」小玉皱着双眉,对见性来说可是十分性感的表情呢。

  这些拙劣的漫画与高飞斯影的相截然不同,说服力十分之弱,可以说是好像单纯的想像而已。但是内容却是真实得可以,万一给看到而要开教职员会议被问到时,小玉也不知要怎样解释才好。

  「小玉老师,这些漫画就当作是我与老师之间的秘密吧,但是,我也希望老师分配一些时间给我,不能让那家伙一人独占老师的。」好像在红云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若果你能分一些时间给我的话,我是不会对其他的人讲的。」好像知道跟着约二小时小玉是空堂,他绕着站在教坛上的小玉踱步,笑着说:

  「我自己说出来是有些古怪,但我对你的事这一星期来调查得一清二楚,你的生理日啦,性感带,喜欢怎样款式的内衣裤,以及异性经验等等,我都知道得很详细。」这些说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女教师顿时像堕进冷水中一样。只觉得这少年十分之恐怖。

  高飞及永雄等人对小玉来说已是一个定时炸弹,他们不喜欢读书,只会做尽坏事,但比起洪志年来说,他们就较为容易理解了。至于这个中四学生,他的成绩很好,但脑袋之中竟然有这些坏思想,就令人不得其解了。

  「嘻嘻,这样吧,将裙子拉起露出屁股来吧。」看到小玉露出不安的神色,他使安慰她。

  「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要强奸你,我与高飞他们是不一样的,我只是想打一下你的屁股而已。」「讨厌,才不要啊。」小玉坚决地表示拒绝。给学生打屁股的这种屈辱,身为一个教师是绝不容许的。

  「你有权选择吗?以你现在的立场来说,而且比起高飞那种sm的调教,不是舒服得多吗?」

(九)

「甚麽意思?」

  「嗤,手腕有被缚的痕迹啊,若不小心的话,老师会被说成被虐狂或卖春?

  在校内流传开来了。」

  「┅┅」小玉一句说话也搭不上,能做的是穿着长袖衣服,将那些缚痕隐藏起来。洪志年将手按在她的背上。

  「呀┅┅」他将身体震抖着的小玉按在桌子上,双手在她那圆浑的屁股上搓着。窄身又开高叉的裙子,将双脚的线条美表露出来,而内裤也好像为了挑拨似的隐约露出来。

  「嘻嘻┅┅这种样子真好。」他那厚厚镜片底下的死鱼眼睛散发着一丝光辉。

  「你真的将自己改变成高飞的喜好,跟那些陪浴女郎及那些黑社会的情妇很相似呢。」那条满是蕾线边的内裤将屁股紧紧的包着,肥瘦刚好的大腿被那双肉色的丝袜包着小玉感到他那不洁的视线在它的下半身不停的注视着,她努力的忍耐着那份羞耻与屈辱的感觉,双手紧紧的按在桌子边,牙齿紧紧的咬着咀唇。

  「这充满蕾线的内裤,刚才在巴士面,已被爱液染得湿湿了呢。」好像像在欣赏艺术品似的,在那绢质的内裤上抚摸着,好像十分享受似的,并且想将内裤掉下来。

  「不要,不要脱下来。」

  「只是脱下来而已,不这样做怎能惩罚你呢?」他慢慢地将那绢质的内裤脱下来,那雪白的肌肤在他的眼前呈现出来,当内裤徐徐脱下之时,那秘密的地方渐渐地展露在他眼前,而且还看到那蜜液的光泽,好像顿时明白了。

  (竟然会湿起来,看来真的被调教成为性奴了,渐渐能溶入那种被虐的气氛当中了,但我有我的做法,我要将她变成我的内奴!)好像的身高跟小玉差不多,大概是五四、五左近,以男子来说是属于矮小一类型,他身体的血液渐渐沸腾起来。

  「身裁还很漂亮呢,看来一点也不似已经是廿九岁的人呢。」身裁看来还是十分坚挺,一点松驰的现象也没有,即给人一种成熟的味道。

  「哎┅┅讨厌啊┅┅快些做吧。」

  「一B的那些家伙,那时也不是要老师你这样吗,在神圣的教坛上突出屁股,这是我连做梦也想希望得到的事情。」好像笑了一下,露出他那口叁差不齐的牙齿,双手在那对又白又圆的屁股上抚摸着。从手中传来那柔软的肌肉感,富弹性且似是将手吸进去似的感觉,而胸部则是又软又硬似的,这样做,心中像是有一股冲动似要冲体而出,他突然在她屁股上打了一记,那声音在细小的教室中回响着。

  「怎样?这是我第一次打在你身上呢。」手掌在屁股两边啪啪地打着。

  「哎┅┅」每一下的掌掴都使肛门那儿有一阵阵灼热的感觉,一声声的呻吟从红云的口中传出来。

  「是了,就是这样了┅┅」好像一点也不留情地在她的屁股上打着,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一个个红红的掌印。

  「鸣┅┅呜┅┅」红云的变腿有点儿抖动,美丽的黑发摇晃着、紧紧的咬着咀唇,但另一方面,她却很沉醉在那种刺激的感觉之中,理性已渐渐失去了。

  「呀,很想一直这样呢。」那年青的面孔渐渐变得赤红起来,好像看来陶醉在那种快感之中。

  「已经可以了吧,请放过我好吗?」小玉透着浓重的气息向他说,散乱的头发衬托起她的样子,以及那柔情的目光,却是有另外一番味道。

  「还有在走廊上对我的态度还未曾取回公道呢,那时你对我的纯真感情,无情地将它践踏在地上。」跟他的样子一点儿不相衬的说话从他的口中细细道来,双手在女教师那红肿的屁股上抚摸着。

  「┅┅我那纯情的少年在走廊上见到老师你步履不稳的走着,还以为奶生病而想向奶施加援手,不是太过残酷了吗?好像将我打了一顿似的,原来是因为高飞那家伙在奶体中施了灌肠而已。」「┅┅对、对不起,真的是我不对,那时我真的感到很痛苦以至迷失本性而已。」「呼,之后他还跟在奶后面,看到这情形我真吓了一跳,两人还在教员厕所面干,我听到奶那雌犬一样的哭泣声呢,而且也听到奶那很巨大的大便声音,那惊天动地的声响真叫人吓一跳,那时我也想到老师不能成为我的老师了。」事实上是因为刺激过度,在裤子射精了,而从那时起成为了一个极之偏激的孩子,对这种说话,小玉那纤细的神经也起了微妙的变化。

  「呀,那请你原谅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会对你做成那麽大的伤害。」「噜苏,已经太迟了。」他再一次打在她那浑圆的屁股之上,啪啪之声尖锐的在教室响起,因为那重力的打击,使小玉忍不住开口呻吟起来。

  「呀┅┅呜┅┅」呻吟的声音也开始变化了。

  给永雄他们非礼的事情大概是在三小时之前的事情而已,她的身体还是处于兴奋的状态之中,那即是说,她身体内还残留着那种淫乱的感觉。

  「怎样?这样若没有替你解决是否忍受不了呢,老师。」「不┅┅不要,停手啊!」「嘻嘻,是了,扭动着腰部吧。」

  「呀┅┅呜┅┅」她将面向后转,腰部则性感地扭动着。

  「卖春女,向学生出手的卖淫老师。」洪志年有把柄在手,就像是一只魔鬼似的打在她屁股上面,而裤子面却已是勃起来,将那条长裤撑得高高的。

  大概打了二十多下,打完之后红云的屁股两边已是红肿一片,血像是要流出来似的「老师,痛吗?」

  「呜┅┅」平静下来的同时,小玉脑中一片混乱,只能呜咽着。

  「好了,奶也很努力了,我现在替奶舐一下伤口好了。」好像伸长着舌头,在她那红肿的屁股上舐着,唾液沾在那些又红又肿的地万上,在上面慢慢地,一下一下的舐着。

  「哎┅┅呜┅┅」

  「啊,很热,老师的屁股真的很热呢,真可怜,那让我的唾液来为奶治疗吧。」「哎┅┅哎┅┅」散热的同时,肌肤也传来阵阵痛楚,同时也感觉到到处都是湿潺潺的感觉,却也感到一阵阵异样的快感。

  「好味道,真的很美味。」

  「哎,停止吧,呀┅┅洪同学,拜托。」她那自豪的屁股,正给好像那不洁的唾液沾染到,汗水已布满她那美丽的面孔之上。

  (呀,怎办,在这神圣的地方上竟然有这种感觉。)虽然屁股上是一阵阵的疼痛,但是肛门传来的却是甘美的感觉,而下体更是兴奋得收缩起来,而爱液更从那小孔道之中流出来,这种感觉连洪志年察觉得到,使到小玉渐渐也失去把持能力。

  「哎!」令她最害怕的事情终于也发生了,好像的手指,从她双臀裂开的部份向那湿温地带插进去。

  「不是已经很湿了吗?被虐狂的老师,呼呼,看吧,流出来的液体很多呢。

  」

  他的手指在那女教师的体内拚命地搓着「哎,不要摸啊,跟约定的不一样。」「噜苏,我要这样做。」他用力的打在她屁股上,这一击便封杀了她反抗的力量。他的手指并且在它的体内抽动起来。

  「暖暖的感觉很好呢,老师的心孔真棒,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真令人嫉妒高飞那家伙。」「呀┅┅受不了┅┅」

  「嘻嘻,你甚隐闭地方我也看见了,就是在巴士面的时候,保罗那家伙不是一直这样做吗?」「不┅┅不是┅┅」

  「那时奶不是很享受吗?老师,被虐狂的女人最喜欢肛门被人弄的了。」「哎┅┅不要┅┅不要触摸那儿啊┅┅」小玉十分之狼狈,因为好像的手指沾满了秘唇的爱液后,竟然插进了后庭之中。

  手指在那特别敏感的部位上进出着,一会儿后已沾上了爱液,感觉就好像破人按摩着似的,红云的意识渐渐远离她了。那可怜的秘口被他强行侵犯,但她却被驯伏在那屈辱的快感之中,早上所发生的事情继续演变着,那中指还插在屁股之中。

  「咦?看来很开心啜得紧紧的呢,肛门被调教得很棒嘛:」「不┅┅停手┅┅放开我吧┅┅」受到强烈的冲击,那头黑发散乱地披在肩头上,黑得发亮的头发,散发着甜甜的香味,使少年的欲望更为强烈。

  「在发泄前是不会放你的,嘻嘻,叫我放开你,这麽适合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放手的。」他继续刺激着它的括约肌,中指深深的插进她体内。

  「呜┅┅这种事,你真残酷。」

  「哈哈,现在的老师真可爱,屁股这样学着表现得淫荡的样子我最欣喜了。

  」洪志年的手指不停的振动着,使得女教师有些轻微狂乱起来,以至不能说话。

  好像在教坛上不停的玩弄着那肛门。上衣的扣子被解开了,绢质的乳罩承托着那成熟的乳房,手指深深的直侵犯到肛门的深处,并且很拿手地揉搓着乳头,红云的官能已被刺激得迷失了自己,甚麽也感觉不到了「呀┅┅呜┅┅好像┅┅请放过我吧。」她美丽的样貌像是很热的布满汗水,那忍受不了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叫出来。

  「是不是很好呢,忍受不了吧,老师?」他在她的背后在她耳边喷着热气,轻轻的说道,使她的身体突然疆硬起来。虽然她很讨厌被他看到自己的丑态,但在蒙之中,好像有点儿走到了天国去似的,她忍不住咬得牙齿吱吱作声。这时秘密的地方传来一道冲击,手指就那样插在肛门内,而好像的阳具却却却插进了它的阴户之中。

  「你想怎样?疯了吗?」

  「不好吗?老师。」洪志年在小玉身后陬A身体不停的前后摆动着。

  「不要,不要进去,求求你吧,呀,请你不要这样做吧。」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上,长长的黑发垂在背后,身体被控制着不停的摇动。

  「我会跟高飞保守秘密的了,但你要让我开心啊,老师。」「不要┅┅绝对,不能让你干这种事的。」「行或不行也不关我事,我现在不是在你身体中吗?看吧,已经湿得流出来了。」「呀┅┅」他不停的抽送,使她全身肌肉紧张起来,也不顾得羞耻发出呻吟之声。

  比起高飞,好像的抽送运动看来十分幼稚而且不够力量,但小玉仍然能感到一阵灼热的快感。在神圣的教坛上,被没有关系的少年强奸的那种滋味,刺激起她那被虐的官能感觉。

  「呀,真好,老师,最棒了。」好像的身体与红云的身体结合在一起,而手指又在那菊花纹的心孔内插着,另一只手则在那白桃子似的乳房上搓弄着。

  「┅┅呀┅┅鸣┅┅呀┅┅」小玉将面孔隐藏着,享受着那阵阵的快感。她陶醉在那种被虐的感觉之中,教师的理性已完全消失了。

  「真好,呀,真受不了。」她的声音渐渐变得狂呼起来,而少年因为听到这声音也受到刺激,肉棒好像突然一下子胀得受不了似的。

  「呜┅┅啊┅┅」好像的身体随着他那浓重的呼叫声产生一阵抽搐感,小玉感觉到他那射精的气氛,腰部发狂似的摇动起来,于是在声声「来到了」的呼叫声中,两人均达到了最高峰。

  在完事后,好像将插在阴户内的内茎拨了出来。

  「老师,用口替我弄得干干净净的。」小玉半跪在少年的下体前。那肉棒沾满着爱液,还是在半坚硬的状态之中,而且还是包皮过长的孩子,可以看到包皮面而红色的龟头沾着白色的液体在它的面前幌动着。

  「快些干吧!」

  「哎┅┅」那种不洁的感觉使她皱着眉头,却仍要张开咀巴将它合着,啜的一声吸着它,包皮内侧的精液一下子全流出来。她强忍着那强烈的呕吐感觉,将那些东西全吞下肚中。

  「为何是一副讨厌的样子呢?嘻嘻,不是很好味吗?这东西┅┅」「咕┅┅咕┅┅」「用舌头将包皮张开,清洁面才行。」想到为何要承受这种无理的要求,巨大的泪珠沿着脸颊流下来。于是她用手将包皮张开,那红色的龟头露了出来,精液及污垢的臭味攻进鼻中,但她却要同时将那些东西清理掉。?

  那种不洁的气味连呼吸也停顿起来,她停止着呼吸用舌头清洁着,用咀唇在边缘的地方清洁着。

  「真好,很感激你啊,老师,来啜一下吧。」

  「呀,不是可以了吗?」

  「噜苏,默默的干便行了。」好像捉着女教师的黑发,强行将肉棒塞进她的口中。那东西在她的口腔内渐渐膨胀起来。

  小玉心想宁愿这样子给他来个口交便算了,虽然屈辱的感觉像火烧似的灼热着她的身体,但还是半跪在这未成年的少年前用心的替他服务。,也不顾得羞耻发出呻吟之声。

  比起高飞,好像的抽送运动看来十分幼稚而且不够力量,但小玉仍然能感到一阵灼热的快感。在神圣的教坛上,被没有关系的少年强奸的那种滋味,刺激起她那被虐的官能感觉。

  「呀,真好,老师,最棒了。」好像的身体与红云的身体结合在一起,而手指又在那菊花纹的心孔内插着,另一只手则在那白桃子似的乳房上搓弄着。

  「┅┅呀┅┅鸣┅┅呀┅┅」小玉将面孔隐藏着,享受着那阵阵的快感。她陶醉在那种被虐的感觉之中,教师的理性已完全消失了。

  「真好,呀,真受不了。」她的声音渐渐变得狂呼起来,而少年因为听到这声音也受到刺激,肉棒好像突然一下子胀得受不了似的。

  「呜┅┅啊┅┅」好像的身体随着他那浓重的呼叫声产生一阵抽搐感,小玉感觉到他那射精的气氛,腰部发狂似的摇动起来,于是在声声「来到了」的呼叫声中,两人均达到了最高峰。

  在完事后,好像将插在阴户内的内茎拨了出来。

  「老师,用口替我弄得干干净净的。」小玉半跪在少年的下体前。那肉棒沾满着爱液,还是在半坚硬的状态之中,而且还是包皮过长的孩子,可以看到包皮面而红色的龟头沾着白色的液体在它的面前幌动着。

  「快些干吧!」

  「哎┅┅」那种不洁的感觉使她皱着眉头,却仍要张开咀巴将它合着,啜的一声吸着它,包皮内侧的精液一下子全流出来。她强忍着那强烈的呕吐感觉,将那些东西全吞下肚中。

  「为何是一副讨厌的样子呢?嘻嘻,不是很好味吗?这东西┅┅」「咕┅┅咕┅┅」「用舌头将包皮张开,清洁面才行。」想到为何要承受这种无理的要求,巨大的泪珠沿着脸颊流下来。于是她用手将包皮张开,那红色的龟头露了出来,精液及污垢的臭味攻进鼻中,但她却要同时将那些东西清理掉。那种不洁的气味连呼吸也停顿起来,她停止着呼吸用舌头清洁着,用咀唇在边缘的地方清洁着。

  「真好,很感激你啊,老师,来啜一下吧。」

  「呀,不是可以了吗?」

  「噜苏,默默的干便行了。」好像捉着女教师的黑发,强行将肉棒塞进她的口中。那东西在她的口腔内渐渐膨胀起来。

  小玉心想宁愿这样子给他来个口交便算了,虽然屈辱的感觉像火烧似的灼热着她的身体,但还是半跪在这未成年的少年前用心的替他服务。



  每一天的早上,那三个年青的淫虫都围着小玉在巴士内恣意地享受着她的肉体。早上永雄及保罗在车内任意的做那些色狼的行为,不到总站是不会停止的。

  在红云的前方秘园及后面的肛门内用手指侵犯着,直至从前面,后面伸进裙子面,恣无忌惮的玩弄,直至沾满了粘液才甘心。

  而在学校面,背着高飞来偷吃的心和尚洪志年时常在音乐室出现,用手掌在它的屁股上拍打着,最后还要她舐着那充满污垢又包皮过长的阳具。

  甚至晚上,当然是以主人自居的高飞的时间了,甚麽时候都是等待着它的是那浓厚的性交,又要口交,又要被缚着夹性交,甚至更进一步会进行肛门的调教,现在高飞那特大号的淫棒已能渐渐的插进那小孔去了。而小玉也从女教师的身份,而变成为了学生们的情妇了。心身想休息的时间也没有,理性根本已经麻痹了,而且渐渐沉沦在那被虐地狱泥沼之的喜悦当中。